中国文物报:“你们,让人难以忘记”

日期:2015-09-08

   

  深夜,嘎然寺的大殿内,完成任务的普查员已经睡得东倒西歪,尕玛冈森还在紧张地给登记完的文物拍照,不远处,酥油灯发出微弱的光,一只老鼠,在偷偷地吃着酥油,毫不顾忌一旁的尕玛冈森……这是在普查的路上,玉树州的普查员尕玛冈森给我播放的普查视频记录中的一个片段。而这一片段,却让车外崎岖的盘山路两侧美丽的风光对我再也构不成吸引了。

  车的后面不仅放着普查器材,也放着大堆被褥,有的寺院白天有法事活动,只能通宵工作。

  在多多寺,寺院里的房子正在维修,太阳直射着,普查员只好在阳光下工作,好不容易找到有一点阴凉的地方可以给文物拍照了,那阴凉只在牛粪后面,只觉得牛粪就像花一样。

  在扎摩寺,室外气温24度,大殿内的温度只有10度左右,阴冷,时间稍长就冻手冻脚。普查员们没有停下来歇息过。很多寺院都是如此。

  有的普查员,汉语不是很好,我和她们并没有太多的交流,但从她们善良而坚定的眼神里,我读出了对工作的认真和执着。

  有的时候不需要采访,只需要理解和倾听就够了……

  囊谦县全县6万人,县城香达镇简单,简陋。入住的政府宾馆,傍晚下班时间一到,整个宾馆不见一名服务员。没有热水,很少蔬菜。和内地比起来,条件是艰苦的。

  每到一处寺院,就像经历一次冒险,一次耐力耐心的考验。高山、流水、草甸、荒野,令驴友惊奇的美景,普查员们已经熟视无睹,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那走不尽的盘山路,还有经过他们认定、登记、称重、测量、录入、拍照的文物。

  若不是跟着普查队进寺院普查,可能不会体会到他们的艰辛,而记者这点经历,相对他们的苦与累,又是浮浅的。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转过身的一刹那,泪水已经无法控制。

  回到北京,记忆的闸门总会在不经意间被打开,玉树的每天、每个人、每件事、每个表情、每个动作、每句话、每个笑容……翻过的每座山,走过的每段路,爬过的每个台阶……在脑海里像屏幕一样不断滚动。(徐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