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自治区积极推进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

日期:2014-08-26

  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简报

  (第23期)

  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全面实施以来,西藏自治区积极落实国务院通知精神,严格按照普查实施方案要求,成立普查机构,落实工作经费,组建普查队伍,扎实推进各项工作。

  目前,西藏自治区反馈有文物的单位为1295家,数量居全国首位,其中1273家为宗教场所。为推进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文物部门和各级普查办不断探索实践,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推动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有序开展,也为全国各地推进宗教系统普查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一、自治区政府全面部署,统战、宗教相关部门全力支持

  西藏自治区各级人民政府高度重视普查工作,全区六地一市均已成立普查领导组织和工作机构,自治区、地市、县三级组织体系已全部建立。各级文物局和普查办积极发挥主导作用,及时与相关部门、系统建立普查联系协调机制。西藏自治区普查实施方案明确将寺院作为普查对象,将1965年(含)以前历史上各时代珍贵的宗教用品纳入普查范围。为做好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自治区文物局、区党委统战部、区民族宗教委员会、区宗教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于2014年3月联合下发《关于积极做好全区寺庙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的通知》,要求进一步发挥普查联系协调机制作用,相关部门、系统加强协作,共同推进宗教系统文物工作。

  二、经费保障初步到位

  自治区各级普查办积极向当地财政部门申请普查专项经费,保障普查顺利实施。截至2014年7月,全区共落实经费566.7万元,其中自治区落实工作经费169万元,全区六地一市的地市级经费全部落实到位,总额236.2万元。自治区和各地市的工作经费基本能够保证普查第一阶段工作。区县级经费落实情况不理想,全区73个县仅有16个县落实经费,落实率不足22%,且总额较少,仅为161.5万元。自治区普查办曾多次督促各县落实经费,但效果不明显。

  三、优化调配全区专业力量

  为解决普查人员短缺、专业基础薄弱的困难,自治区文物局从全区各地(市)、区直文博单位抽选40名专业人才组成普查专家库,负责全区培训、制定各项标准规范,并承担文物认定、审核、验收工作。目前,全区已申报普查员223人,其中区级13人,市级47人,区县级163人。自治区通过两次区级培训,为各地市普查办、重点文物收藏单位和重要寺庙、相关部门系统培训工作人员近200人。目前基本形成以普查员为基础,以普查专家为骨干,以各级普查办为依托的人员队伍,以普查小分队的形式开展工作。

  四、针对藏传佛教文物专门制定标准规范

  西藏自治区大部分可移动文物与藏传佛教相关,各地区、各寺庙译名不统一,为文物指标项采集上报造成一定困难。为统一藏传佛教文物译名标准,区普查办组织专家编写《藏传佛教名号译名规范》,相关成果也将为全国其他地区藏传佛教文物普查工作提供参考。为便于藏族同志开展工作,自治区文物局印制了汉藏双语版《普查文物登录标准》、《西藏自治区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手册及宣传资料汇编》等普查专用书。

  五、以尊重民族及宗教习惯为前提开展工作

  宗教场所各类宗教活动频繁,信教群众较多,为争取广大僧尼和信教群众对文物普查的支持,各级普查办将尊重民族、宗教习惯放在首位。为避免打扰宗教活动,专门选择没有宗教活动的时间,以集中工作的形式开展普查文物认定、信息采集,建档、登录。日喀则地区专门制订普查工作人员须知,要求工作人员尊重宗教场所管理制度,严格按照流程开展工作。

  六、积极创新工作方式

  为摸索出适于宗教场所实际情况的工作方法,自治区文物局于2013年将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西藏博物馆三家区直属文博单位和山南雅龙博物馆作为试点单位,先行开展工作,通过试点,规范普查流程,锻炼人员队伍,为全面开展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打下基础。

  普查工作全面铺开后,自治区普查办以“先难后易,由远到近”为工作思路,组建由文物认定专家、信息数据录入人员构成的普查工作小组,从地理位置最偏远、文物基础最为薄弱的边境县入手,开展普查工作。同时对拉萨市、日喀则地区、昌都地区、林芝地区的9个县、50个文物收藏单位反馈的5700余件套可移动文物开展了文物认定、建档工作。普查小组开展工作时,当地及周边各县普查人员一并到场,通过现场示范、技术指导的方式,在实际工作中完成培训。目前,各边境县的文物认定工作已全面完成。

  七、宗教场所普查积极性高

  西藏自治区宗教场所的文物保护意识普遍较强,区文物局与统战、民宗、宗教办四家单位的联合发文进一步保障了各项工作顺利推进。目前,宗教场所普查工作由寺管会统筹负责,一些重要寺庙专门成立普查小组,建立了僧人参与的普查机制。各级文物部门、各级普查办深入宗教场所开展组织动员和宣传工作,打消宗教场所对文物权属的顾虑,让各单位充分理解普查在保障文物安全方面的深远意义,从而以更高的积极性参加普查,主动提供文物线索,为普查工作创造便利条件。一些宗教场所的文物建档工作有一定基础,各项工作推进较快。如山南地区的桑耶寺已完成佛造像的认定和登记造册工作,日喀则地区的扎什伦布寺已为全部2万余件文物藏品建立了纸质档案。由于宗教场所专业人员和上网条件,信息化能力有限,文物档案数字化和导入平台工作将由属地普查办承担。

  八、以普查提升藏品管理水平

  西藏自治区将普查作为文博单位重要基础工作,通过普查规范藏品管理机制,培养藏品管理人才。布达拉宫将普查与文物总账建设相结合,由保管部牵头负责普查工作,现阶段优先开展佛造像和织绣类文物的普查工作,目前已为7万件藏品建立账目。西藏自治区博物馆将普查作为新馆建设的重要基础,普查人员分为唐卡组、佛造像组,两组同时工作,目前,佛造像的信息采集工作已基本完成,唐卡已完成近4000件。自治区博物馆还根据普查采集的数据,为文物制作囊匣和文物登记卡,文物普查、建档、定级、保护同步开展。

  九、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尽管西藏自治区宗教场所文物普查工作进展较快、亮点突出,但仍存在文物收藏单位藏品建档工作基础薄弱,大部分县县级普查经费难以落实到位,普查人员人手不足、业务水平有待提高等困难。在文物认定和信息采集登录工作阶段,上述问题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普查的进度和质量。国家文物局将协调相关省份开展对口援藏、相邻省份开展技术支援,共同推进西藏自治区普查工作深入开展。

                            2014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