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清家底 传承利用

日期:2016-07-15

  摸清家底 传承利用

  发布时间:【2016-07-15】

  

  ——徐州市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简述  宗时珍 

“自古彭城列九州,龙争虎斗几千秋”,徐州古称彭城,地处黄淮地区中东部,苏鲁豫皖四省交界之地,下辖泉山、云龙、鼓楼、铜山、贾汪五区及丰县、沛县、睢宁县、邳州市、新沂市,徐州市域面积10000平方公里。  徐州历史悠久、历史文化遗存丰富。境内发现的细石器证明,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就有人类繁衍生息。目前全市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297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处 26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29处,各类博物馆、陈列馆24座。为了摸清家底,近年来国家文物局先后开展了馆藏文物防腐蚀调查、馆藏珍贵文物数据库建设等重要工作。特别是2012年以来,国务院部署开展了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经过三年多的努力,徐州完成了可移动文物普查的调查、登录工作,并成为全省第一家通过普查数据审核的地级市,取得阶段性成果。基本掌握了全市可移动文物的数量、分布、类别、保存状况、保存权属、使用管理等情况。  除军队、档案、图书系统外,全市有各类文物收藏单位24家,文物种类丰富,体系多元,涵盖了35个类别。陶器、雕塑、石刻及近现代文件、档案、革命文物占有较大的比例;年代的跨度从旧石器时代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其中汉代、清代、民国时期的文物较多,三个朝代占全部文物的87%。通过对数据的简单梳理,徐州可移动文物具有较为鲜明的特点。  一、收藏单位的广泛性。收藏单位涵盖地方政府、文联、文化、教育、房产、旅游等诸多部门。有成立于建国初期的徐州博物馆,也有新近成立的徐州古建陈列馆、徐州民俗博物馆、中国胡琴博物馆;有较大规模的淮海战役纪念馆、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等专题性博物馆,也有汉文化(狮子山楚王陵)景区、龟山汉墓景区、沛县汉城景区、刘氏会馆等综合性文化景区;有徐州师范大学、中国矿业大学等高校博物馆,也有睢宁县李集中学等教育机构。  二、地域文化特色鲜明。徐州是汉高祖刘邦的桑梓故里,西汉时期先后有十二代同姓楚王、东汉有一代楚王和五代彭城王分封于彭城,东汉的下邳国都也在徐州境内。与之相适应的是收藏单位两汉时期的文物较为丰富,占全市可移动文物总数的34%。而汉代玉器品类之多、质量之高、数量之大在全国尚无出其右者;狮子山楚王墓、北洞山楚王墓、土山东汉彭城王墓封土中出土的玺印封泥也蔚为壮观;汉代陶俑则是另一个主要特色,不仅有威严的兵马俑,也有生活气息浓厚的乐舞俑、以及各类仪卫、侍从等陶俑。清末以来,徐州书法、美术人才辈出,李兰、张伯英、王子云、刘开渠、李可染等大家云集,还有一大批卓有成就的艺术人才,他们共同构成了徐州近现代书画群体,他们的作品也得到较成体系的书藏。  三、考古发掘出土文物所占比例较大、价值高。考古发掘是国有收藏单位可移动文物的主要来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徐州考古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徐州考古力量逐步加强、逐步规范。徐州市及各县(市)博物馆专设考古部门或配备专业人员,为考古工作的开展打下了较好的基础。同时考古作为博物馆的一项工作职能、一个部门,考古发掘品也能较为顺畅地进入博物馆馆藏,成为各博物馆最主要的藏品来源。  同时我们也看到,徐州市可移动文物也存在时代分布、地域分布等方面的差异,具体而言有三个不平衡。  一是可移动文物时代分布不平衡。清朝和民国时期距离现在较近,传世品多,文物征集相对较容易,可移动文物数量相对较大。自新石器时代及至明朝,数千年时间,两汉文物数量占了五分之三强。之所以出现汉代文物一枝独大、一枝独强的局面,一方面有其历史原因及其地域文化特色,同时也与本地考古工作开展的主要方向有关。   二是国有收藏单位收藏可移动文物数量的不平衡。文物系统各博物馆收藏的可移动文物数量较多、质量较高,有的单位多的以万件计,是可移动文物的收藏主体;而较少的非文物系统的收藏单位,文物仅有个位数。  三是可移动文物区域分布的不平衡,徐州市区的文物数量是全市可移动文物总数的74%,而五个县区的文物数量仅占26%。  徐州市作为江苏省第一家全面通过普查审核的地级市,在可移动文物普查成果的运用和宣传上也开展了一系列工作。一是编纂了《揽珍——徐州市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一书,全书收录了18家收藏单位的512件(套)文物,将全市国有单位收藏的文物精品公布于社会。书一经出版,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收到较好的社会效益;二是要求博物馆着手分类编制馆藏文物保护方案,部分文物保护项目已经开始实施;三是整合全市可移动文物资源推出系列展览,一方面在国内外举办展览,扩大徐州两汉文化的影响,如近期在南越王墓博物馆举办的《大汉楚王与南越王》展,产生较好的社会效益;另一方面利用中心馆资源,发挥馆藏丰富的优势,推动在县区博物馆举办展览,弥补基层博物馆展品不足、展览单一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