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查点滴在心间

日期:2016-01-12

  普查点滴在心间

  发布时间:【2016-01-21】

  

  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简称“一普”)工作正如火如荼开展,最繁杂最棘手的调查摸底和数据采集工作在我所工作的县域已进尾声,于我而言,有“一普”相伴的日子里,不仅极大的提高了自身业务素质,也进一步开拓了视野、增长了见识、结交了朋友。今天我以一位基层普查员的视角,来回望基层“一普”工作的点点滴滴。

  一、出点子助推普查工作

  记得在实施国有单位文物收藏情况调查时,我们起初感到无从下手、不知所措,全县这么多乡镇、县直单位,如果依靠工作人员逐一实地发放并回收《国有单位文物收藏情况调查登记表》实属费时费力。经过一番讨论后,县文广新局副局长、文物管理所所长陈声强同志对普查人员提出建议:“可以采用电话通知的方式发放表格,即以县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名义电话通知全县各国有单位负责人上门取表,并限定时间反馈经填写审核后的表格。”听到陈局长的建议,大家都甚为赞同。随即我们就进行了责任分工,并积极付诸实施。实践证明,该方法不仅省时省力,而且表格的发放和回收率均比较高。这一做法后来还在省“一普”培训班上得到了省普查办的赞许,并予以全省推广。

  二、钻业务规范普查工作

  “一普”是一个很好的学习、钻研业务的平台。通过这次普查,基层同志的业务知识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业务能力得到了较大的提升。在副所长田晓武的耐心指导下,我学到了如藏品命名、器物描述、纹饰辨别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借普查契机,我们对器物原有名称不规范、不恰当方面进行了修改。记得在登录一件瓷盘时,我发现了该器物命名有误,随即就查阅了《馆藏文物登录规范》,按照规范要求给该瓷盘进行了重新命名,经怀化市“一普”办认可后,即予以信息采集登录,并在藏品总账和分类账中进行了标注。不仅如此,在工作中还经常会遇到年代有误、类别不清的问题,能够自己查找资料予以纠正的则当即纠正,不能自己纠正的,我就利用省、市文物普查交流群积极向“一普”同仁求教。基层文物工作者很多都是半路出家,专业知识不足,实践经验缺乏,而这一次的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注重理论和实践的结合,让基层的同志在学中练,练中提高。参与“一普”工作,辛苦自然不言而喻,而收获却令我受益终生。它使我学到了很多库房管理、藏品保管方面的业务知识,对今后开展日常的馆藏文物管理工作大有裨益。

  三、学技巧提升普查工作

  在“一普”实践中,我也摸索出了一些实用小技巧。如在学习了国家文物局普查办徐鹏老师提供的“批量照片命名工具”后,我就会考虑在给藏品拍照命名时如何能够更加方便快捷。首先,我计划同一天内仅拍照同类型的藏品,依次序按照正视图、俯视图、侧视图、全景图、局部图、底部图的方位拍照,然后,把所拍藏品编号依次记在文件纸上,这样就可以在电脑上利用妖眼软件给藏品照片设置6位数的藏品号,再遵照普查要求批量添加方位代码和照片序号,最后,利用电脑程序,打出DOS命令。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所拍照片的名称、方位、序号的线下修改工作,节省了很多时间。接着再把修改后的Excel数据和照片统一导入离线平台,然后再上传至全国可移动文物信息登录平台。这样不仅完成了工作任务,还可以给以后的藏品保管工作留存电子数据和照片,一举两得,岂不妙哉。

  四、互助组帮扶普查工作

  在全县普查员的共同努力下,辰溪县在全市率先完成了本行政区域内的普查工作。但怀化仍有一些兄弟县市因藏品较多、人员较少等原因,普查工作进度较为迟缓。为全力确保全市普查工作的进度和质量,怀化市文物处成立了由胡瑜处长任顾问,业务科负责人张顺任组长的“一普”县域互助组,采取“纵向指导、横向帮助”的方式协助全市藏品较多、人员较少、任务较重的县级普查办开展普查工作,我也有幸成为互助组的一员。我们采取了“五加二、白加黑”的模式集中时间突击开展工作,加班加点,白天采集文物信息,晚上整理和上传数据,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帮助靖州县、芷江县、会同县完成了辖区内的藏品信息采集登录工作。虽然辛苦些,但大家在一个多月的相处中,不仅完成了工作任务,也增进了彼此感情,怀化市“互助组”的经验也被省普查办向国家文物局普查办推荐,成为全国“普查之星”。于我于我们团队,这都成为人生一次难得的经历。

  (湖南省怀化市辰溪县文物管理所  黎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