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普查员

日期:2015-04-14

   2013年1月我开始从事馆藏研究业务工作,虽然来到这个队伍较晚,但幸运的是我刚到这个队伍里就成为一名光荣的普查员。 面对展馆藏品管理不规范、账物不符、库房管理混乱的问题,大家都没有退缩,而是勇往直前。我也决心把对馆藏研究工作的热爱化作工作的热情,决心发挥自己的优势和专长,把藏品管理工作提档升级。 经过三个月的调查摸底和研究探索,我提出了对展线的展品和库存文物藏品进行一次彻底盘点清查的设想,得到了领导的支持。恰巧,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会议召开,紧接着黑龙江省文化厅博物馆处胡秀杰处长到大庆油田对三个石油企业馆进行业务指导工作,提前对文物普查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这样我们更加坚定了信心,明确了工作方向。按照胡处长的安排,我们着手建立规范的基础账,彻底盘点家底。我们分成两个组,一组由馆里的藏品管理人员纪文晶担任组长,负责展厅文物藏品清查,另一组由我负责,带领藏品保管人员宋琪在库房清查,馆里其他两个部门的同志工作之余都参与进来,积极配合进行藏品的盘点工作,有时,主管领导也配合我们进行录入工作。 俗话说,看花容易绣花难。实际工作中,我们遇到了很多没有预料到的困难。首先是人手少的问题。展馆一共21人,讲解人员占一半,我们部门的一名藏品管理人员和一名保管人员都是身兼多职。而作为企业馆又要完成市旅游局和油田上级部门安排部署的各项经营管理、党务和群团工作,日常工作应接不暇,经常出现断档缺人的状态,大家心里着急却没有办法。当人手充足时,每组一天能完成上百件录入工作,然而当人手不足时,每天每组只能完成一二十件,工作效率受到严重影响。其次是馆里的各项活动较多,每逢技能大赛、馆庆日、业务学习等重要活动,都要全馆出动,清查工作时常受到冲击。第三是展厅的藏品都在展柜里,需要维修人员每天跟随着开柜、取出来量尺寸、称重之后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原处。展厅电源也不方便,需要电工随时想办法处理。我带领人员在库房进行录入工作,因长期受樟脑球气味的影响,录入人员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过敏反应,湿疹、头痛头晕,过度劳累导致脊椎、腰、胳膊等都长期处于疼痛状态。尽管困难重重,但大家没有叫苦,仍然坚持工作在现场。有时候,只顾埋头工作,甚至忘记了下班时间。每天录入结束时,大家都是满手满脸满身的灰尘和油污。 普查工作中,重新编号、贴标签、称重、拍照、量尺、确定位置,每天重复一样的工作,虽说没有什么难度和技术含量,但却来不得半点马虎,稍一疏忽就可能发生位置放错、照片忘拍了、编号写错等问题。我们的清查工作在曲折中前进,终于在春节前完成。总共用了5个月时间,盘点清查7000件藏品,其中:因规范统计口径减少1000多件,我们把能够独立成件的进行了拆分,拆分以及新录入2000多件,我们又把1000余件资料划为藏品,有效保证了藏品数量。我们还利用这个机会对3000多件藏品边清查边进行修复和维护,加防虫剂、包膜、分类摆放。 作为一名文物普查员,我们付出了辛勤和努力,做了一些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距以往的管理水平相比,目前的藏品管理水平迈进了一大步。但因为我们基础较薄弱,距离国家馆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现在,我们正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进行最后的校对、修改完善之中,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够把一份完美的账目展现出来,正式录入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系统。 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工作,为我们学习业务和提升馆藏管理水平创造了有利契机。通过文物普查活动,我们得到了很多工作以外的收获。一是深入学习了藏品管理的相关知识;二是通过对一件件藏品的盘点,对馆藏物品现状有了深入的了解和掌握,了解了哪些藏品需要修复,还需要征集哪些藏品;三是通过清查,大家对藏品管理有了深刻的认识,更加珍惜藏品清查的成果,重视藏品管理工作。看见原来大部分项目空白的藏品账,如今,通过我们的努力都填满了信息数据,我们的内心无比欣慰,再苦再累心也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