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更多沉睡的宝贝摇醒

日期:2015-06-08

  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普查队伍。

  2005年,我参加了湖南省“文物调查及数据库管理系统建设”项目,负责衡阳各县市区及市博物馆的馆藏珍贵文物影像采集及信息录入工作。在市博物馆,零距离观赏文物,亲手触摸到器物精美的图案,亲手敲打古代铜铙发出清脆乐声,我惊叹祖先的聪明才智,对中华民族的灿烂文化肃然起敬。陈明庆老师有着几十年的文博经验,对我所拍的每件文物,都会给我讲述怎么命名,如何描述形态,用什么方法标准来断代,等等。我听得如痴如醉,面对那些美妙绝伦的青铜器、流光溢彩的陶瓷器,深深着迷。三年多的数据采集,5000多件珍贵文物照片及信息录入,让我对文物和馆藏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和认识。

  2007年9月,衡南县开始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我负责野外普查文字记录、拍照、信息报送及汇总整理等工作。由于文物普查面积大、范围广、村落散、时间紧、任务重、路途远、要求高,要完成这项工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精神抖擞,冒高温顶烈日,早出晚归,野外调查不放过任何一个点,不留下一丝空白,圆满完成了27个乡镇的普查任务。衡南县文物普查总数名列全省前茅,发送省市级文物信息30余条,我也被评为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先进个人。随着鉴赏水平的提升,在野外普查中,我用历史的眼光来发现征集流散在民间的文物,普查期间共征集文物28件,其中陶瓷18件、青铜器4件、杂项6件。

  2009年5月,我带队前往廖田镇勤丰村高家山的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复查。这处遗址长满灌木和荆棘,我手脚被划破也没有退缩。途中,我惊喜地发现一块陶片,上面清晰地看到两条弦纹,我如获至宝,不料一脚踩空,掉进了2米多深的一个坑里。事后,我的腰足足疼了一个多月。同年10月,我带队到洲市乡清代建筑左氏祖庙进行调查。为拍摄大梁驼峰上的精美木刻,我冒险爬上10米多高的木梯进行近距离拍摄,终于拍到了清晰的图片资料。同事站在下面心惊胆战,我在梯子上却格外开心。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我对事业的执著感染了全体普查队员,大家齐心协力,如期完成了调察任务。

  2012年,我国启动了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这是继第三次文物普查后,又一次在文化遗产领域开展的一次国情国力调查。作为文物工作者,我责无旁贷,再次挑起重任。衡南县历史悠久,文物丰富,门类众多,大量国有可移动文物资源分散在各个部门,从未进行过详细普查登记。此次普查,不仅能够掌握我县国有可移动文物的数量和保存现状等基本情况,还能为科学制定全县文物保护规划,更好地发挥文物资源优势提供重要依据。有了第三次文物普查中锻炼出来的吃苦耐劳、甘于奉献、爱岗敬业、能打硬仗的普查精神,投身这次可移动文物普查,我底气更足,信心倍增。为了保证普查规范有序进行,我起草了《衡南县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实施方案》,并以衡南县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领导小组文件形式下发。为开好全县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动员会,我独自承担了所有会务资料的起草、印刷工作。起草领导讲话稿时,我六易其稿,会议圆满结束时,我感到无比欣慰。9月,我带领普查队对境内的国有单位进行调查登记,走街串巷,奔忙于镇村之间,全面摸清衡南国有单位分布状况,为可移动文物普查登记、影像拍照打下良好基础。

  在我看来,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是文物队伍的一次大练兵。真金不怕火炼,攻关莫畏难,我将继续和普查队员们一道,科学严谨地做好文物普查工作。因为,文物是历史的见证,凝结着祖先的智慧,展现着民族的精神和文化,保护传承好这些文化遗产,是文物工作者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我的梦想是:把更多沉睡的宝贝一一摇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