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市海曙区普查办许斐敏:美丽的普查员

日期:2015-08-04

  

 

  这份工作似乎极易上手,调查调查,请专家过来鉴定一下,然后表格登记一下,很简单,岗位也是平平常常不起眼,类似跑龙套。但这是一项基础工作,所有研究工作的开展都基于此。万丈高楼,起于平地。所以并非可以马虎随便,必需一丝不苟。

  2008年,我参加过海曙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2013年我再次荣幸地成为海曙区第一次全国可移动文物普查队的其中一员。虽然同是文物,一个更偏重于古建筑的知识,一个则更偏重于艺术美学的范畴。

  2013年8月份,我们海曙区的“一普”工作在所长裘燕萍的带领下迅速部署开展。海曙区统计局提供了930家国有单位名单,我们印刷了930份的调查表和普查文件。按详细地址寄给了他们。俗话说“忙时无太婆”,这个时间段,为了及时完成任务,平时并非普查办公室的同事都叫过来帮忙,每个人都分担了调查工作,我具体负责260—390号,共130家单位的联系工作。这些单位遍布到海曙区各角落。为了方便将调查表反馈到我们手上,我们在信封里一并附上回寄的贴好邮票的信封,填好收信地址,连同表格一同寄给他们。可事情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调查函发出后不久,我们开始陆续收到反馈的信件。可有的单位却石沉大海。我只得对没有收到回折的单位逐一打电话询问有没有收到我们的调查函。他们有的回复已发出;有的等领导意见后才能回复;有的连电话也不通。这样,我每天一上班就开始像小推销员一样打电话,从早上上班打到晚上下班,一家一家通知他们。一天电话打下来,嗓子都冒烟。几天后,我们还收到一大摞的退信。统计了一下还有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单位没有回寄表格。原来有好几家单位已经搬离了原先的登记地址。接下去设法查找联系电话,然后核实地址后再重寄。有的电话联系不到的,只好骑自行车到实地去调查该单位搬到何地。记得我上门的第一家单位是在蓝天路那边,当我骑得大汗淋漓正庆幸终于找到他们,还没来得及说明来意,就被当作上门推销给打发了。整个过程虽有点曲折,但最后还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2014年,我们根据工作进度安排,将收到的930份表格在多次仔细核对后,挑出勾选“有文物”的调查表。经过多次的重访核实,最后锁定有文物的五家单位分别是:居士林、清真寺、翰香小学、清道寺以及海曙区档案馆。我具体负责可移动文物的登记工作。如果说调查工作要做到一家不漏,需要认真负责的精神,那么登记工作就要做到一件不遗,更需要一丝不苟。如我们在翰香小学登记该校校史陈列馆内的各式各样的民国时期的小学、初中课本和工具书等,总共37本。民国版的《新增绘图幼学故事琼林》黄色封面特别吸引人的眼球,为逐句绘图幼学琼林。《幼学琼林》是中国古代儿童的启蒙读物,初为明代西昌人程登吉编著。相比《新增绘图幼学故事琼林》,旁边的这本灰色封面的线装小册子就毫不起眼了,原来它是《四体千字文》,是用篆、隶、草、楷四种书体所书。通过“天一阁”专家们的鉴定后才知道原来《四体千字文》是清刻本。关于刻本知识,专家们还告诉我们,官刻本、家刻本和坊刻本为中国古代刻书事业的三大系统。专家认定后,接下去就该轮到我们对这些文物做具体的测量和摄影工作。我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从玻璃柜里捧出来,然后放在用白布垫好的工作台上仔细测量它们的长宽高,接着放上电子称开始称重。记录完这些数据后,我的队友章之润就会将它们转移至我们临时搭建的简易摄影棚,进行各个方位的摄影。

  在普查过程中,学习机会无所不在。有一次我们请林士民先生来鉴定青瓷,瓶瓶罐罐,有唐,有宋,游刃有余,清清楚楚,虽然简单的几句话,你可以看到一个老先生日积月累的知识和对文物的热忱。我在记录的时候,就觉得真是神奇极了。如此一来,则更让我觉得,普查其实可以学到很多文物知识。